環保阿嬤大陸尋奇

 

*返鄉尋根記*


長沙湖南大學校園

長沙 湖南大學校園

長沙湖南大學校園↑ 湖南長沙↓




湖南

湖南種田的姪子輩(米藍挑稻穀子)

這件事情要從23年前說起,看照片就知道那時環保阿嬤我還很年輕呢!

話說我家老爺子日夜念念不忘的故鄉湖南寧遠縣,終於民國七十六年七月十五日解除戒嚴令,允許人民回大陸探親、開放黨禁...我家老爺子當時已退休,符合資格,所以就申請返鄉去囉!雖然大陸對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來說完全無關,但基於擔心和關心,我特地請假陪同我家老爺子前往,來趟環保阿嬤大陸尋奇!

(因為環境的關係,我嫁給外人口中的外省人,詳情請看小鳳自傳,不過,不論是台灣人還是外省人,大家在台灣已經居住了超過半甲子,大家都是愛台灣的台灣人啦!希望大家要有大肚量,不要再有省籍或族群對立了!大家應該相親相愛,團結力量大!)

當時,我先生有位軍中袍友先生退役下來,沒有家庭、無妻無子,眼睛看不到,退役金又被壞人騙光光,榮民之家他又不肯去,基於同情心,我們讓他長時間住在家中,由我們照顧他的飲食起居,他看我們要返鄉,也吵著ㄧ同前往。因此,我們三人就一起於1989/10/14出國回大陸探親,到了香港,范先生說:他要自己搭飛機前往雲南,不需要我們陪他去,在機場我好心拿一萬元要給他回鄉花用,他說不用給錢了他自己有,我心裡覺得好奇怪:他不是眼睛看不到嗎?沒有錢嗎?為什麼可以自己去?這個問號一直在我心中...

等兩個月後他回來了,還是一樣要老唐到二樓攙扶他到三樓吃飯、攙扶他去洗澡,衣服洗好、摺好還要送到房間給他...比在照顧父母還細心。越想越不對勁,不是我小氣,而是無法忍受別人利用我們的善良佔盡便宜的"假瞎子"問題。范先生隔壁房又是二十歲的女兒香閨,心中難免很擔心。忍無法忍,我就跟老唐說:范先生住的房間是要給我媽媽探訪時住的,現在我媽要來台北開刀要住,請他叫范先生搬到榮民之家,結果范先生很生氣,本來都會說大嫂吃飯,後來也不叫了,過了幾天來了一輛小貨車將東西搬走,至今都沒有他的消息,聽說回雲南定居,人實在真奇怪,不懂得感恩,可能他到現在還覺得我們應該對他好,對他不起吧!

言歸正傳,來談談我和我家老爺返鄉的事情吧!我家老爺說,返鄉一定要穿上最好的衣服,必須讓湖南寧遠縣的鄉親父老們,覺得我們是衣錦還鄉,因此,他穿上西裝、打上領帶,穿著亮晶晶的黑皮鞋,戴上勞力士金錶,脖子掛一台進口高級照相機,一派臭屁的樣子,我跟他說不要太招搖,穿樸素一點,財不露白,他偏不信邪,說他們湖南人都很老實不會害人...

我們跟台灣旅行團到廣州分手,在廣州火車站等往湖南寧遠的火車時,老唐就將4大箱的行李交給我,然後到處找人聊天,台胞沒人敢理他,結果惹來8個年輕彪形大漢,他問對方,我們是在哪兒認識的,對方還沒來得及答腔,我家老爺就說是不是同鄉會認識的,對方直說是是,聊到後來,對方說:老伯我用人民幣和你換台幣好嗎?我家老爺一聽到錢的問題,馬上用食指指向我說,錢都在我老婆身上,我半毛錢都沒有,我是不管錢的。

那些彪形大漢,聽完立刻轉身向我圍過來,有的幫我拿行李,有的將我的護照拿給驗票員,一個左一個右將我整個人架空,還有一個由後推將我抬上火車,嘴巴說咱是接機的,驗票員聽到是接機的,就讓他們過關了,一個到前車廂站著、一個堵後、一個開車廂門,6個人押我兩人進去所謂的台胞車廂。

進到車廂,我說我是女人要掀開衣服,不好意思,叫他們出去,他們說不行,我說那我出去,也不行,有一個把手放我脖子邊,作勢要掐死我,我家老爺則怕得滿身大汗、臉色泛白、全身發抖的捲縮在軟臥舖內側一角,原本要給范先生的一萬元,我放在腰間的霹靂包沒藏好,結果6個人一擁而上,全被搶光。

我則大聲喊叫「搶人喔...搶人喔...搶人喔...救命ㄚ....,八個人一哄而散,不一回兒進來兩個公安,我手比著往外逃的歹徒說:他.........,公安說:停一下等氣順了再說,大家眼睜睜看著八個年輕彪形大漢跑遠了,兩個公安才說:好了,你氣順了,可以講了。等我講完,兩個公安說:人已跑了,我們又不認識他,算了!自己要小心,到寧遠的路途還很遠呢!公安說完就走了。

火車外面九嶷山風景,火車上有廣播風景概要,九嶷山峰聳翠,巍峨壯麗,溶洞密布,綠水常流,自然風光十分秀麗。(文章後面有九嶷山風景概要,我們由大陸的姪子帶去九嶷山當時不准拍照)

這是九嶷山又名蒼梧山↓

↑這是九嶷山又名蒼梧山

只可惜,我已無心觀賞,我家老爺也怕得不敢再到處走動,一句話也不敢說,西裝手錶相機全收藏放箱底,對面床來了個內地人,一個晚上吐痰吐到天亮,吐痰的功夫練到純精火侯,由對面床,上舖吐到我這邊地上的痰罐每吐必中。沒衛生,好噁心喔!看的我不敢呼吸。既怕又一直看,生怕他吐到我..失眠了...唉

火車到了寧遠車站,寧遠車站內到處都是一些衣衫破舊的遊民躺臥著,我家老爺怕得不敢去問路,行李不見了,領不到行李,原來是檢查行李時,拿太少東西巴結檢查員,行李才被故意送到最後一站,還要坐一天的火車去領行李,住1晚旅館,再坐1天火車回來,我想我家老爺的湖南口音問路比較不會被人認出是台胞,但是我家老爺已經怕到連問路也不敢,我就想到他老家才叫姪兒們去領行李吧!免得又被刁難啦!

折騰半天,已經下午5點鐘了,我說先住旅館,等天亮才回去,我家老爺則是返鄉心切,直說馬上就到了,不用住旅館,但是我被搶怕了,還是先走到火車站熱鬧的地方,找間小麵店,叫兩碗牛雜麵墊墊肚子,看麵店老闆娘頗面善,就將火車上被搶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老闆娘,然後問老闆娘有沒認識老實的出租轎車,好心的老闆娘就跟轎車司機說,我是她表妹,剛由台灣回來,急著要回家,要他好好的開。司機開價360元人民幣,我嫌貴,當時我家老爺的姪兒在學校當主任一個月薪資才人民幣180元,不過,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最後還是同意了,只希望趕緊安全地回到老爺故鄉。

轎車司機還帶了一個跟班,我緊張得不得了,我家老爺卻放心地呼呼大睡,車由鬧區開到山區,高低不平的石頭山路,路邊都是200公分以上高的芒草和樹木,沒車、沒人、沒燈,我正想如果我們夫妻倆被謀殺,丟棄在這兒,也是神不知鬼不覺,越想越怕,忽然聞到一股臭臭的味道,司機和那跟班的說車拋錨了,車就停下來了,我趕快叫我家老爺,他不理,還說湖南是湖邊有捕魚,就有曬魚乾的臭腥味,我想山上哪來的湖邊?

後來我就拿出說故事的看家本領,我說:師傅你開車多久了?他說開很久了,我說奇怪你開車的技術這麼好,為什麼我去年回來時,表妹沒叫你的車呢?我每年都要回來看外婆的,我的行李還在表妹家,回來還要到表妹家拿行李呢!(其實行李還在火車站)

現在人民已經可做個體戶,有自己的事業就不會那麼苦了。我就天南地北的亂扯,我還說這幾天受到表妹的招待,到各處去玩,表妹真熱情等等...我要讓她知道,如果我們夫妻沒有平安到達目的地,他們也逃不了干係。

司機聊開了,就說看看車能不能修,掀開前車蓋,和跟班的在那東摸摸西敲敲,機哩咕嚕的說一些湖南土話,我聽不懂。然後,司機說好了可以走了,我當然又是大大的稱讚一番啦!萬分的感謝啦!

好不容易到了寧遠,本來說到寧遠就知道家了,結果我家老爺竟然說,離家太久忘了老家在哪兒?問一位老鄉,他說前面就到了,他用跑的追轎車,我就叫他上來一起坐車,車直走30幾分鐘才到,鄉下的人都已睡了,鴉雀無聲、只有蟲鳴和青蛙叫聲,伴著蟲鳴蛙叫,我的心情才慢慢平靜下來,這真是一趟驚險之旅丫!

我家老爺一下車就用跑的,一面跑一面叫:哥...哥...(我家老爺排行十三,是老么),姪子們才跟他說,他哥已死7年了,之前寄到台灣的照片是他快死時,他們將棉被放在背後,一人由後面抱住他拍的(當時相片寄來時,我就說他哥哥眼球無神是死人相片,那時我家老爺還罵我蛇蠍心腸在詛咒他的兄弟,現在他才知道我說的原來是事實。)他聽完立刻大哭一場,全屋只聽得見我家老爺的哭聲,本來說要拜祭祖先的,沒想到文革之後,家裡已沒有神廳、神桌和祖先牌位,我家老爺說,他們家原本是寧遠大地主,只可惜後來人事全非啦...

折騰了一整晚,天才亮,我趕緊叫他姪兒去火車站領行李,再拿300元人民幣叫另一個姪兒去買菜來請鄉親們吃飯。姪兒熱情地說要帶我去市集看看,我說太遠不去,姪兒說不遠5分鐘就到,今天剛好趕集,很熱鬧,結果走了50幾分鐘才到。

所謂的趕集就是每個人將家裡有的就拿來賣,價錢都不定的,我如果說這不錯,侄兒就叫老板包起來,要我拿錢給老闆,結果找回的錢姪兒就兜在自己的口袋,原來是這樣,難怪如此熱心地帶我去市集,哈哈,這就是人性啦!

麵條是論斤的沒包裝、豬肉肥瘦不分,全都一樣的價錢,買了大米藍一擔滿尖的菜挑回家,全村的人都來幫忙料理,從中午開始吃4桌流水席,一直吃到晚上,父母吃飽換兒媳孫來吃,一直吃到菜全吃光了。

我家老爺所有兄弟姐妹都過世了,只剩一個姐姐,年齡很大看起來好像是他媽媽,皮膚黑,滿臉的皺紋,穿黑衣、黑褲、黑布鞋、頭纏一條6尺長的黑頭巾,一直跟在我家老爺左右,吃飯也坐在旁邊,睡覺也坐在門壙上,我如果跟在他們後面,他姊就說,這個女人是怎麼搞的,一直跟著,我家老爺只好轉過身來叫我別跟了,連跟得遠遠的都不行,一定叫我回去。

回到姪兒家,又沒電視、收音機、電話、報紙、小說,很無聊,我只好和6歲以下的一群小孩在田裡玩跳菜溝、跳草繩、跳格子、跳圈圈(在地上畫大格子、圈圈),追跑玩耍,教他們唱台灣兒童歌謠、舞蹈,教大人唱雨夜花、心酸酸、阿里山的姑娘...等台灣歌。(他們只會唱;歌頌毛澤東,吃共產黨的奶水長大,其餘的都沒聽過,可能因為很新鮮有趣,他們一學就會,不一會兒,全村都會唱台灣歌,形成很有趣的現象,我也儼然成為全村最受歡迎的名人了。

再來談談當地的飲食,飯是在來米煮的,飯裏有小石頭,我吃到就嘔吐,姪媳還說慢慢吃,不要嗆到,我說是因為石頭,他們說石頭可以吃下去沒關係。我家老爺聰明多了,不敢吃就說他不吃飯,要吃麵條,他們就煮一大碗公熱騰騰的白水麵條端出來,大喊麵條來了,剛巧一隻黃亮的大蒼蠅跌到麵湯裏,姪兒用手拿掉說:家蠅無毒..我家老爺嚇得趕快說吃太飽不吃了,哈哈..

當地人種一種像芥藍菜的青菜是養豬用的,我說這炒一下應該很好吃,剛好我由魚池邊買三尾活鯉魚(活鯉魚價錢很貴),他們就把鯉魚和那種像芥藍菜的餵豬菜一起煮了一鍋湯,然後說:嬸娘這是妳喜歡吃的青菜湯,魚麟、魚肚都沒清除,也沒調味,哇!好難吃,我吃不下...他們卻說很好吃...他們說我很隨和又不怕髒,真難得...事實上,我是有苦難言丫!

再來談談當地的用水狀況,外面一個池塘,全村人吃喝拉撒全靠它,挑了一擔衣服到池子洗,就曬在附近,順便挑一擔池水回來吃。殺雞、鴨、鵝、魚,洗米、尿、屎桶全在那兒洗,我皮膚起一點一點的紅點,奇癢難耐,隔天就變水泡,水泡破了變成潰爛,吃消炎藥擦藥膏都無效,我就向他們要大蒜生吃,吃了好幾斤想消毒,沒想到還在癢,直到了香港才好。

這樣的鄉村體驗生活,好不容易等到第3天晚上,姪兒終於領回了我們4大箱的行李,坐了一部鐵牛車浩浩盪盪開進村來,隨車跟了好多看熱鬧的村民,這些行李當然全是送給我家老爺家人的禮物。

當天晚上,輪到村長回請,他們正吃得起勁時(喝自己釀造的紅薯酒),有一個女人要去養豬時,看到一個陌生人靠在窗口往內望(因沒電,外面暗,裡面亮看不到外面有人),原來那個陌生人是小偷,被大家打得趴在地上哀號求饒,承認是看到4大箱行李才進村探路的,真是太可怕了,還好發現得早。

我看時機成熟,4大箱行李也發完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一套衣服,連塑膠袋都發光了。我跟大家說,我們在廣州被搶,現在已沒錢,所以必須回台灣了,沒想到我家老爺子傻傻的說,沒錢沒關係,我只要打通電話回去,孩子們馬上會將錢匯過來,他沒想到,孩子還年輕,哪來的錢?如果大陸人起歹念,綁架我們怎麼辦?我堅持要馬上走,不能讓他們有想到綁架的時間和機會。

我們離開的時候,他們買了好多鞭炮,敲鑼打鼓、舞龍舞獅,村民夾道相送,校門口全校師生也列隊揮別,別以為大家熱情,其實一切都是看在錢的份上,不過對於這麼窮困的地方,也不能苛責他們。

揮別故鄉,應鄰居海光新村6號羅老先生之託送美金手錶回他家鄉給親人,羅先生出發前說他是我家老爺大陸鄰居,沒想到,所謂的鄰居是坐一天的車才會到(一天才一班車,)我們由寧遠鄉下來到東安的時候,車已開走,又在東安多住一天,所有舟車勞頓的旅費都是我們夫妻倆自掏腰包付的,回台灣後,羅先生也沒有感謝我們,不過,既然答應要幫人,也就沒想到要人回報,這是我做人的原則。

我們住進一家門面還不錯的旅店,房間內的床是木頭床板再用棕蓑鋪床,有衛浴設備,但無水,要用熱水的話得自己到外面打井水,然後用木頭燒水提到房間的浴室來洗澡,而這就是當地的高級旅館。

旅社阿姨兜售飯票,一張6元人民幣,我想那麼便宜,就買了2張,到食堂一看,看傻了眼,一位同志推一個大飯桶到你面前,幫你裝一大海碗的飯,另一位同志幫你夾一點炒青江菜、一勺稀稀的麻婆豆腐澆淋在上面,全食堂的人都吃飽走了,我也勉強吃完了,我家老爺卻連動都沒動,說吃不下,人家收碗的人等在那兒,老頭說不吃,我說不吃會犯法,被捉去勞改,他一聽勞改,趕快吃完走人,晚飯不敢去再去吃,我就睡觉,老頭則偷偷的出去喝酒。

一個晚上被蚊子咬得睡不著,旅店客人很少,陰陰沉沉的就像鬼屋,我不敢闔眼,眼睛一閉,穿古裝的鬼就出現,好恐怖唷!睜眼看四方越看越恐佈(尤其是那間破浴室),我家老爺喝酒回來立刻倒頭就睡。好不容易等天亮了,我們趕快退房,去外面吃早餐等往羅老先生家鄉的車。

排隊等車的人好多,一看到車來了(我們是排第一個)被擠得一直往後退,看到此景,我也趕快拉著我家老爺拼命的往前擠,好不容易擠上車,好多年輕人由車窗爬進來,有一個年輕人由司機旁爬入,有一張兩人坐的椅子,他就躺臥睡覺,整車老老少少的站擠滿了人,司機旁邊那個躺臥睡覺的年輕人,無動於衷,不讓坐(司機也沒說話),終於車緩緩的往前滑動了,我也闔眼睡了...

被一陣吵雜鬧聲吵醒,睜眼往車外ㄧ看,是深山中的ㄧ片田園,無人、無屋,原來是一個少婦背ㄧ個小孩,拿一輛幼兒腳踏車和ㄧ件行李,上車時買票沒拿票根,稽查在此查驗票,少婦說他有買票,車掌沒給票根,車掌說少婦沒買票,稽查就叫車掌明天向上級辭職檢討,

車掌哭著求少婦,說自己沒有錢買票,救救車掌,少婦不肯,說我明明有買票,為什麼要說謊,那個躺臥睡覺的年輕人也沒票,他說沒有錢買票,這樣就沒事,雙方ㄧ直堅持下去,沒水喝、沒東西吃,大家說要尿尿,才開車門(車也沒冷氣)讓大家到外面,大家就在低窪的地方尿尿。等了好久,雙方終於談妥,才叫大家上車,到6號老羅家鄉,已經天黑了,美金、手錶等東西交給羅先生親人,睡了一晚,我們又回東安,撘車往長沙替另外一個我家老爺的朋友送美金、手錶、摩托車領據給他弟弟。

辦妥了所有的事情,終於要回台灣,但是因為我不懂英文,打電話到香港航空公司確認機票,聽不懂,只好由深圳搭機到香港找我朋友介紹的飯店,又是到了晚上,我拜託老闆娘幫我確認機票,航空公司說:

我們確認地太晚,我們的機位已被別人取代,還要等一個月以後才有機位,老闆娘請香港航空公司找一個會說華語來跟我直接說,我跟他說我們在廣州被搶了,現在已經沒有錢,省吃儉用只夠一星期,如果要等一個月就要向香港政府申請救濟了。後來香港航空公司的人才幫我們安排了5天後回台灣的機票。

要在人生地不熟的香港停留五天,實在太無聊,我又拜託老闆娘,請她一天告訴我們一個香港遊覽聖地,為了省錢,我們都搭公車或走路,結果老爺子一面走一面罵,說ㄧ天到晚在壓馬路幹什麼,要不然就是站著不走,我只好一邊安撫他,一邊找地方,5天走遍了香港大街小巷。

經過度日如年的等待,終於回到桃園中正機場,聽到台灣人的聲音,倍感親切,回想在湖南寧遠和大陸的種種,真的宛如隔世!

 

虎標萬金油,虎豹山莊的標誌,

香港公園

香港/荔園↓遊樂場所

↑香港海洋公園

香港海洋公園

香港龍虎山莊(虎標萬金油)

 

 

以下取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告知我會刪除!感恩喔!

 

 

 

九嶷山又名蒼梧山,座落在湘南寧遠縣境內,九嶷山峰聳翠,巍峨壯麗,溶洞密布,綠水常流,自然風光十分秀麗。最著名的景點有舜源峰、舜帝廟、三分石、寧遠文廟以及紫霞岩、玉岩等。九嶷山主峰,海拔1959米,居中間位置,娥皇、女英、桂林、杞林、石城、石樓、朱明、瀟韶八峰,拔地而起,如眾星拱月,族擁著舜源。相傳舜源峰因舜帝駕崩後葬于山腳下而得名,娥皇、女英二峰則相傳是舜帝二妃的化身。當年二妃尋找舜帝未著,被大風阻于洞庭湖的君山,死後遂化作兩座山峰,護立在舜峰的兩旁。九嶷山九峰中,舜源峰最高,巍然聳立,登臨峰頂,極目遠眺,莽莽群山,綿延起伏,如千帆競發,奔騰而來,使人有“萬裡江山朝九嶷”之感。舜帝廟位于舜源峰腳下,與娥皇峰對峙。原是一座紅牆綠瓦建築,座北朝南,規模宏大,建築雄偉,由照壁、午門、拜亭、正殿、寢殿、省牲亭及左、右朝房構成。左右兩房有二井,名龍眼井。廟前照壁上的“九嶷山”三個大字,為玉岩石刻的拓片,出于宋代道州刺史方信孺手筆,白底黑字,于三裡遠的涼傘坳即清晰可見。入午門,有左、右、中三個石階上于拜亭。拜亭三楹,氣勢雄渾。歷代皇朝派官祭舜陵,即在拜亭舉行祭祀儀式。亭式有一石碑,高2.7米,寬1.8米,為明代萬歷年間所建立之“撫瑤頌碑”。拜亭左壁曾做有清代人李永紹所繪“九嶷山圖”石刻一方,長0.8米,寬0.5米,刻九峰全景。正殿為舜廟之主體建築,重簷鬥拱甚為壯觀。其結構與歷代帝王宮殿相同。左右兩側為朝房和碑亭。右側靠圍牆處,大石擁立,樹木清幽,石上刻有“正穴”二字。過正殿沿石級而上為寢殿。內奉舜陵石碑一塊,高3米,寬2米,上刻隸書“帝舜有虞氏之陵”。舜廟四週,楓柏扶蔭,顯得莊嚴而肅穆。旁有香杉15株,大可連抱,質地堅韌,旃香如旃檀,與常杉有異,故名香杉。舜帝廟因大部建築早年已毀,目前正在進行全面修復,但華夏子孫祭祀舜帝的活動,不論官方還是民間,從來沒有停止,特別是每年清明節前後,前往拜祭的人絡繹不絕。

Copyright© 2001-2010, changshahotels. China Hotels Reserv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link
相傳舜帝葬於九嶷山,又明蒼梧山,在湖南寧遠縣,相傳舜帝在這去世,  九嶷山共有九座山峰,即舜源又叫華蓋、朱明、石城、娥皇、女英、蕭韶、 桂林、舜源最高,舜帝廟就在舜源峰山腳下與娥皇峰遙遙相望   

湖南九嶷山和舜廟湖南旅游

 

 


 
 
 
 
 
 

 

 
 
 
 
 

我的名片

 累計人數:607842發表文章:923相片數量:19919回應數量:43152更新日期2013/09/02 20:41
 

 

 
 

 

 
 

 

 
 
 
 

我的環保作品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