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Xs_WhOLuF5JcteYovfUQ

~小鳳傳記三~

~小鳳傳記四~

從未想過的再婚

                        

*我年輕的照片,我表哥在白宮幫我拍的,故意裝老,其實我才16歲

dW8U7oUaK9iVqrRpnRWgyw

*大弟結婚時的照片,左起:大弟、薛人愷、媽、芳芳、女兒、我、小弟、大妹

lj2MAc5QT6iSNdrPFu0_pw
*我和媽攝於野柳女王頭(現已被風蝕,女王頭變很小一棵)女兒蹲在後面搶鏡頭
自從欣珍過世後,常常有些無聊的登徒子上門糾纏,但都被我回絕,就剩下2人最不識相,一個工地主任、一個隔壁的楊先生。 白天我在做衣服時,主任用手搭在我右肩、楊先生的手搭在我左肩,他們每天都來騷擾,說些輕佻的話,害我每晚都不敢點燈,有人敲門都不敢出聲,一到晚上馬上將門上鎖。我跟楊妻說他老公的惡行,楊妻卻說不要開門就好了,我是裁縫師,不開門怎能做生意,孤兒寡母無依無靠,還要替亡夫還債,獨自奮鬥自立更生這樣也要絕掉我的求生之路嗎?有一晚媽來,我ㄧ開門隔壁的楊先生馬上跟進來,叫媽叫得好噁心,我媽立刻推楊先生出去,說要去他家吃飯,叫我趕快鎖門。人家說,遠親不如近鄰,但這種鄰居,沒有鄰居的時候還比較令人安心,所以媽叫我到小阿姨家住一陣子再說,因此我搬到了台中縣沙鹿鎮鹿寮里中正路156小姨家。

阿姨小我半歲,開一家製衣工廠並擁有間賣衣服的店面,她愛我的才華和功夫,請我當她工廠的設計總監,還撥一間房間給我母子3人住,我想不久的將來,我一定能買下幾棟樓。沒想到才安定下來沒多久,媽又打電話叫我回去。媽說;有位唐先生當醫師未婚…,我說不要再婚,嫁一個已夠嚇破膽了,男人是不可靠的!(和阿珍在一起的時間差不多3年每天都提心吊膽地過日子,民國51年認識他到民國60年他過世,中間的日子幾乎都在跑路)但受傳統約束的



媽怎聽得進去我的話,媽認為我的身體不好、兩個兒子也體弱多病,唯有再找個男人才能過得安穩。她說:這擔子太重我挑不起,如果妳不願意再嫁的話,以後不必再回娘家了,反正我已不想活了…,對方是醫生月薪七萬,不喝酒、不抽菸、不賭博,未婚沒孩子是最好的人選。聽媽聲淚俱下要死要活地責罵,我只好答應再婚。

唐先生大我17歲,操著一口濃重的外省腔,他很喜歡我,自見面後就叫我小妞,但我都叫他老唐(到後來慢慢變成老猴)。定婚後,我到他上班的地方(軍方單位的醫務所)看病,順道到他宿舍參觀,看到房內全是小孩的東西,他解釋說是朋友的孩子放假來玩幾天,沒ㄧ會兒,又改口說是自己生的小孩。我說,算了,分手吧!大家都有各自的孩子,不但會吵架而且管教的問題也很多。他聞言跪下嚎啕大哭地說,只要我收留他們父子倆,他願意一輩子做牛做馬來報答我,家事全由他一手包辦,叫我也不用再做衣服,孩子全由我管,他絕不過問。我這輩子從沒看男人哭過,一時心軟叫他將孩子帶回家,免得多花奶媽錢。

當天晚上8點40分,ㄧ個黑瘦的小男孩站在我面前,看起來比一璋還小,叫了一聲媽,我將他抱起來親ㄧ下,心中覺得他好可憐喔!全身都是骨頭、好輕。我趕快叫他來吃飯,不到10分鐘他就吃了7碗飯,不知幾餐沒吃。他說奶媽早上起床看他還在睡,就由外面將門鎖上出去了,既然沒人照顧也沒東西吃,他就躺在床上整天不起床,連上廁所都不去,全尿在床上,久而久之成了習慣性尿床。等到奶媽打完八圈回家,他才有飯吃。平時他爸爸星期六上半天班,下午就坐交通車直接去看兒子,順便摸它個八圈。有時買肉去加菜,有時買個蘋果或給錢,但最後當然都落入了奶媽的肚子和口袋。

謊言既然被搓破,老唐才說出他以前的故事。他由部隊退役後經朋友介紹認識一位 小姐,說先同居後合適再結婚,但同居一陣子後,老唐聽鄰居說他上班後 小姐也跟著出門,直到老唐快下班前才回家。有一天,老唐提前回家 小姐真的不在,等 小姐回來後,她才哭哭啼啼地說自己有丈夫,但丈夫對她不是打就是罵,她受不了丈夫的虐待才離家出走,她想離婚才回去找丈夫談判,但丈夫要錢才願意離婚。老唐為了跟 小姐結婚,就拿錢給 小姐。過一陣子, 小姐又被打得鼻青臉腫地說丈夫又打她,她受不了要請律師, 小姐說乾脆錢給她保管,省得常跟他要錢很麻煩,老唐說我們還沒結婚,至少也要生個孩子才能將錢交給妳保管。

因此&小姐為老唐生了一個兒子,老唐好高興,老唐就把所有的一切交給&小姐保管。沒想到兒子滿月後&小姐就去變賣房屋,在老唐下班前請ㄧ輛車搬空了一切。老唐下班回到家門口聽到嬰兒哭聲,抱起嬰兒卻到處找不到母親,鄰居說你們不是搬走了嗎?老唐才知中了桃色陷阱(專門找剛退役的單身老芋頭下手的集團),搞得人財兩空,還好留下了孩子。因為錢全被騙光了,老唐的同事建議他將嬰兒抱到淡水育幼院,滿三歲才領回去請奶媽帶。

如同老唐說的,我們婚後老唐將薪水袋交給我了,但是袋內只有400元(跟之前向媽保證的七萬元差距很大)我差點昏過去,原來他只是醫務所牙醫的工友。已到這地步,欲退無路只有向前走,我奮發自強更加努力做事,省吃儉用,ㄧ個人做三份工作,家事、帶小孩也全部一手包辦,為了要圓他當醫師之謊,我一直隱忍不說,但他不感謝也就算了,還經常罵我ㄧ毛不拔鐵公雞、小氣鬼、工作狂。甚至到處跟別人說他薪水袋全交給我,他出去只啃個饅頭配開水或吃ㄧ碗陽春麵過一餐,很可憐

有ㄧ年正月初二回台中娘家時,所有親戚都說我的不是,不應該不給老公零用錢…忍了多年辛酸的淚水奪眶而出,他不是醫師只是個工友,要養四個小孩,這點錢夠嗎?他打麻將、喝酒的錢那裏來?

說到這裡就要吐一口怨氣,講講他是如何照顧家裡、照顧我的。他每週六上半天班,下班後直接搭交通車去眷村打麻將。星期一早上才由眷村去上班,也就是說就是星期六早上出門到星期一晚上才回到家,他只是在替他兒子找免費的住宿和奶媽而已。我們的女兒是難產,羊水破了2天才去醫院,我正在產房和死神搏鬥時,護士廣播小鳳因難產家屬請趕快到產房來。廣播了好久就是找不到人,等到晚上6點才回到醫院,他說他去上班。我到鬼門關前轉了一圈,他竟然可以莫不關心的去上班,他的女同事生產時他去陪待產,自己老婆生產時卻跑去上班,天理何在?他也沒幫忙做月子或家事,我生病開刀住院也沒到醫院照顧,照樣去眷村打麻將,這些我都不吭聲,沒想到大家反過來說我的不是。

還記得有一次,辛苦存了點錢(要買房子的錢)被老唐知道了,他就說他有ㄧ個舊同事,老婆沒做事3個小孩過的很辛苦,要我拿些錢去救濟他們。沒多久又帶了一個耳聾的老芋仔回來奉養,吃沒問題,但是這位老兄每天拿一枝洞簫坐在我縫衣機旁吹,吹一段後,再唱一曲京戲三郎探母,唱的聲淚俱下又大聲,他聽不到,我被吵得受不了,就到外面去找幫人打掃的工作(飯菜幫他準備好叫他自己吃),等到晚上那位老兄休息後,我才趕快趕工替客人做衣服。

過半年後他走了,沒想到過ㄧ陣子又來了個眼盲的人,不但要包他吃包他住,還要牽他出來吃飯,洗衣服等什麼事都要幫他做。過了幾個月後,他說要回大陸探親,我們就和他一起去,到香港他就說自己可以搭飛機去故鄉武昌,於是我們就與他分手轉到廣州坐火車去寧遠(老唐故鄉)過了一個多月,那位眼盲的老兄卻自己回來了,假瞎子好恐怖!我女兒睡在他隔壁房,我們都以為他看不到而毫無戒心,老唐說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硬說他的朋友不會偷窺。那他幹嘛要裝瞎騙人? 為保護我家人,我硬著頭皮跟他說這房子是我媽給我的,我媽因白內障要來台北醫院動手術,她要住在我家休養,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搬走,搬走時連說聲謝謝都沒有,當然更別提付在我家吃住的錢了。

還有ㄧ位護士小姐跟老唐很要好,連她生孩子老唐也去陪產。她老公在美國,說要移居美國,她要老唐幫她頂下同事自助會(月繳2000元,當時2000元很大),我不肯,老唐就去向我媽借錢頂下來,會款由薪水袋裡扣,過了三年問他會錢呢?他才坦誠傅護士的會是死會(註:錢已被領走,繳錢等於還債)。我一聽差點昏倒,有沒有搞錯?向我媽借錢去買死會,還替別人繳納三年的死會錢?前幾天還有人打電話來說要找唐太太,我說我就是,對方說不對,他說是傅護士才是唐太太,傅護士欠他錢。天啊!試問任何一個女人,如果自己的老公發生這種事情,該如何自處呢?(我已搞不清是老唐騙我,還是老唐被傅護士騙?反正都是我被騙!!!)

穿插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在家的時間也因此減少,做衣服的客人因常常找不到我也跟著遞減,為了貼補家用,我到附近眼鏡工廠當擦眼鏡工,雖然我不識字也從來不曾操作過大型機器,但是我想學ㄧ技之長,就趁工人午休時間,請教他們怎麼操作機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工廠內所有的機械我都會操作,只要哪個部門缺人,我都能立刻補上,重的、難的全不假手于人,因此頗受老闆賞識(老闆是台大法律系畢業),他破格拔擢我做品管,而我只是一個小學畢業生,從不會英文字,到後來我連出口的包裝和國外英文住址全辦好。貨品趕著要出口時,工人不加班,我就叫老公兒女們來趕工,因為準時順利出口公司才不會被違約罰款。雖然這樣為公司著想,我個人沒得到什麼好處,但是老闆開心我也跟著高興。每年過年前,老闆都會叫我去辦公室偷偷塞給我ㄧ包紅包(同事知道會計較);工廠辦員工活動或旅遊時,特准我帶女兒一起去。

 3SGnDkfhMfo7ul3nbaPpoQ

*工廠員工去烏來烤肉,我在左三、女兒在左二

zhGFEeab0qeeTBMt0KATBA 

*我在右二,女兒在右三

光是一份工作,不夠養活我們一家六口,上班前、下班後、禮拜日、沒上班的時間,我就去洗衣工廠收破或壞的被單、桌巾、衣服回來修補,ㄧ天可以多賺一千元。 本以為這樣穩定下去就好了,沒想到好心沒好報。介紹朋友的女兒去工廠當職員,後來她跟老闆娘混熟了,就跟老闆娘說我只是小學而已,憑什麼負責辦理出口的貨物。老闆娘聽信讒言就叫我回去擦眼鏡,我的自尊受到傷害,感覺ㄧ下子被打回原形,我不求名、不求利,我不懂她為何要恩將仇報做損人不利己的事呢?嚥不下這口氣,我辭工不幹了,為此還生了ㄧ個多月的病(退休病),專職在家替客人做衣服和去工廠拿被單回來車縫,晚上社子戲院最後ㄧ場電影放映完畢,我就帶著一家大小去戲院打掃,回到家都很晚了,孩子早上還要上學,也很辛苦。我心想,如果還要找工作,我自己做就行,不要連累孩子。 

j6pCIGiZ_e5SJfYPT09PQQ

所以我找到了亞士都飯店二樓附設的”亞士都高級酒廊”當吧抬阿姨

晚上七點上班到凌晨ㄧ點打烊,酒客如果不走,也要關起店門,有的日本客人

叫我媽媽尚,到吧臺來找我聊天,我不懂日語,就跟他寫漢子比手畫腳的溝通,

鬧了好多的笑話。等客人喝足開心的走了,才可以關門回家。開關店門、

買辦酒菜、做煮小菜、調酒、切水果花盤、洗酒杯、碗盤全由我一人搞定,

 GxL7cjU20TIb2fn4yeKYLA

打烊後還要將每日營業所收款項和帳本送去老闆家(位於保安街),每天都搭不到最後一班車,我又捨不得坐計徎車回家,只好每天用走路回家,到家已快凌晨3點(由林森北路、長安東路口、延平北路、保安街、走到社子國小附近),

有一晚走著走著,我看到ㄧ位穿白色長禮服的小姐走在前面,我心裡好高興,跑著上前想和她結伴同行比較不會怕,但是無論跑得多快還是追不到她,後來乾脆不追了,但她還是在前面保持一樣的距離,白衣小姐每天都走到社子國小盡頭後面,百里香做圍牆的(芝蘭)古厝裡面,我好奇跟進去看卻什麼人也沒有。過了不知道多少時候,

有ㄧ個客人來拿衣服時,聽到我說那位白衣小姐的事時,他很恐慌的說你見鬼啦!古厝以前有ㄧ位小姐在繡樓自殺身亡,半夜常出來到處遊蕩,好人看到,她會保護好人;心存歹念的人看到就會生病或發生事故。此後,我就在亞士都六樓宿舍睡覺,隔天早上才坐頭班車回家,但是這樣每天都看不到孩子(我回家的時候孩子都上學去了),還好某個星期天去參加健行摸彩時,幸運摸到一台腳踏車,此後我就騎著鐵馬去上班,不必再住宿舍。

上班亞士都的工作只是兼職,我白天還是要車縫舊桌巾、被單,搞得我滿身滿臉全是白布灰塵,傍晚五點左右,我趕緊煮好飯菜分裝便當和餐盤後,騎腳踏車飛奔到亞士都上班,滿身大汗攙和著白布灰塵,真像發霉的年糕。我家老爺就說叫我去買台摩托車,他說他大戰車都會開,摩托車小意思,他可以每天載我去上班。

我聽信了買車回來,沒想到他竟然說不敢騎,真是氣死我了,我只好牽著摩托車到海光公園試騎2圈,接著就騎去上班了,同事都笑我是瞎子不怕大槍,笨的人膽子比較大所以不怕。有了摩托車,每天晚上我忙完回到家2點還不到呢?

也許是我的技術不佳,也許是台北市交通太亂,有一天傍晚六點半左右我騎摩拖車經過南京東路,被ㄧ輛由天津街橫衝出來的車子撞昏倒了,等我醒過來時看到自己的手錶落在地上,想用右手撿起但手卻不聽使喚,路人告訴我說妳手斷了,我拜託路人幫我將摩托車牽到路旁邊,才不會影響交通,但每個人都搖手說沒空拔腿就跑,只留我我滿臉血跡、ㄧ直點頭哈腰地拜託哀求。

忽然有ㄧ位年輕人走到我面前問我需要幫忙嗎?老天待我不薄,這時候出現貴人,他將我的車拉到路旁,要帶我去醫院,我說要趕去酒廊開門,年輕貴人先帶我去酒廊又要帶我去醫院,我不好意思再麻煩人家,推說不必,因全身疼痛竟忘記問貴恩人的尊姓大名及家住何方,沒辦法報答恩情,如果這位好心的恩人看到這篇文章,我再次向你行三鞠躬禮感謝你,我每日念經求神保祐你們ㄧ家福祿壽齊全。

告別年輕貴人後,我自己走到外面攔計程車,司機看到我滿臉血跡全身發抖都不載;公車車掌小姐看到我要上車,趕快將車門關上不讓我上車,我只好忍著痛由林森北路滿身颤抖地走到中山北路,連打電話叫119的力氣都沒有,拖命走到民生西路馬偕醫院,從玻璃反射看到自己像ㄧ隻垂死的厲鬼,臉無血色參雜著血跡,衣服破爛、頭髮凌亂、全身顫抖,醫院警衛跑過來扶我,我用左手比掛在脖子上的包包就昏倒

聽到小宋(酒廊小弟)的聲音我才張開眼睛,頭暈暈的,右手已上好石膏,臉、手、腳、全貼滿紗布。我問小宋幾點了,才知已經11點,我嚇了一跳趕快叫小宋用摩托車載我去上班。回到酒廊日本客人都稱讚我是堅守崗位的好員工,還賞小費給我,問我願不願意到日本工作。

隔天我到馬偕醫院回診再照ㄧ張X光片,骨頭沒接好得去淡水竹圍馬偕分院開刀,石膏鋸開好恐怖(以前科學不發達電鋸光聽聲音就很恐怖),受傷的斷骨震動更痛(手骨斷成四段),我被全身麻醉推入手術房重新接。折騰ㄧ天回到家已是精疲力盡,但還是得照常去上班,我為了多賺ㄧ點錢從不請假,就算遇到強烈颱風也不休息。ㄧ個月後拆掉石膏,我又騎摩托車去上班,高速公路下大轉彎時手沒力氣撞上護欄又再次受傷,剛好不久的骨頭又斷了。

現在回想起那段艱辛的生活真的悲喜交加,難過的是,我這麼拼命賺錢,沒有人知道當然也不會有人感謝我,不論發生多麼大的災難都由我自己一人承擔,想著想著我的眼淚都會流下來,右手曾經斷掉的骨頭又隱隱作痛,彷彿要我回憶起更多的不堪與難過;開心的是,皇天不負苦心人,我靠著自己的雙手和智慧,證明儘管是沒讀書的弱女子,儘管生命中遇到了兩個不是很理想的對象,

我還是可以賺到錢買三間房子,我還是有能力給我的兒女過穩定平和的生活,現在他們已成家立業(老二事業有成但是還未娶妻),我的責任已了,就算現在陪伴我的只有回憶、孤獨和全身的病痛,我還是可以驕傲地說,我盡力了,對於人生,我雖有怨言、雖有不滿,但是我不會後悔!

註一:藉機澄清一件事情,娘家阿公中風由我照顧,沒有人問花費多少,有些親戚還昧著良心說阿公往生留很多錢給我,我說沒有,他們就說如果沒有我為什麼那麼笨要照顧呢?阿公中風後由我媽空手送過來,阿公病危送醫後直接在他家往生,真不知要怎麼留錢給我?

以前每年三節~過年、母親節、母親生日,一節六千元給媽,但四個孩子的學費,女兒鋼琴家教學費,人情世故全由我ㄧ人承擔,怕人打落水狗,也怕被人恥笑。媽知情後就叫我不用再給她一年三節的錢了。

給媽錢是應該的,以前未出嫁前賺的所有錢也都上繳國庫,該給媽的我從不吝嗇,我對自己是很節儉,但對別人是不吝嗇,錢只要我花得起,ㄧ定不吝嗇。像給小孩吃的、用的、讀書的,我花錢絕不手軟,但是可能是形象包裝不好吧,總是被人誤會我是鐵公雞,現在我女兒在開公關公司,也許應該請她幫我好好包裝一下。哈

註二:小妹有ㄧ間房子在社子街想賣,我存了筆錢就將它買下,我家老爺說他申請到優惠房屋貸款,就將房子登記到老爺的名下(這個提議是錯誤,又再次被老爺騙了,房子明明是我付錢買的,現在他卻說是他買的,

因為是登記在他名下,真是冤枉丫。不信的人可以去地政事務所查證,也可以去問我小妹,當時還多繳贈與稅呢!)貸款每個月由他拿回家的薪水袋裏扣掉,本來工友的薪資就不夠養他自己所生的兒女,更何況又扣掉貸款?我房子一樣是要給他們,只是要讓他們知道房子是我辛苦賺錢買的。我買的房,他兒子還說;我的房子在給你收房租

我自己生的2個兒子沒登記過繼給他,所以無法申請學費補貼,兒子是我自己辛苦賺錢養育長大的,有時他會罵白養了你們,我說叫他講話小心一點,他沒養我的小孩。其實寫這麼多並不是要破壞誰的名譽,我只是想把事實呈現出來,沒有誰對誰錯、誰好誰壞,只希望還給事實一個公道,不論誰看到我的自傳,都希望可以站在公平客觀的立場來解讀。

 

liloudy2010/04/21 16:19 回應

我今天看了公視重播的節目才第一次認識您,接著在節目中看到您有部落格,又趕快開機搜尋到了您的部落格,連續看了四、五篇。而現在這篇看到一半,更是不禁「掩卷低迴」,真的心中只有極度不忍和十二萬分的敬佩;我覺得您真的像是菩薩的化身,示現在人間,助人也教化人(用您的文字與行誼),這個世間有您真的就更增添一份可貴;娑婆世界就是有像這樣的正面力量才能偶有一絲光線來指引與安撫!有幸看見您這平凡而不凡的前半生,是我的榮幸,西方的俗諺說「真實的人生比虛構的小說更曲折 (Life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這些文章真正是比小說還撼動人心。衷心,祝福您,謝謝您!  

    文章標籤

    環保阿嬤金鳳姨自傳(四)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