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媽媽子宮生瘤,到沙鹿孫婦科醫院開刀,爸爸在台北,

 

我到醫院照顧媽媽,當時醫術不發達,醫師問媽要用麻醉藥嗎?麻醉藥 很貴

 

媽說不用,我爬到窗口的上面透明玻璃(下面玻璃是霧的看不到)

 

看到媽媽痛得哇哇叫,我也在外面哭,真是可憐,我去外面找一個

 

清水嫁來沙鹿的鄉親借一個小火爐,買黑木炭來取火煮飯菜給媽媽吃,

 

我沒有錢買營養品給媽吃...

 

 

十歲的時候,我因為操勞過度染上了肺病,媽媽賣掉了一只金手環,

 

瞞著阿公帶我到沙鹿(光田醫院)看醫生,雖然有吃藥,

 

而且每天有密醫來幫我打針,但我還是天天咳嗽胸口痛,

 

到學校上學沒有人敢接近我,說是肺結核會傳染,我沒有半個朋友,

 

還被班上一些女生排擠,因為我從小就聰明,任何事情看過一次就會了,

 

被老師選為班長,班上很多男生都會跑去搶女生的玩具來給我玩,

 

我大姑的三子楊武憲是班上的男同學之一, 結果就引起 其他

 

女同學的不滿,她們跑去要求老師別讓我來上學, 說是怕被我

 

傳染到肺結核,所以我就被隔離在家中,只能靠自己用功讀書。

 

 

 

 

生病在家不代表我就有不做事的特權,阿公說能喝米粥湯就必須作事,

 

我一樣要做所有的家事,也做一些比較簡單的衣服(媽媽是裁縫師)

 

等到夜深人靜,事情做完大家也都睡了之後,我才一個人偷偷點油燈看書

 

(鄉下沒電燈)因為阿公不准我讀書,他說女孩子讀那麼多書幹什麼,長大嫁人

 

而且點燈看書浪費油錢。這麼克難的讀書經歷並沒有阻撓我求學的意志,

 

為了省燈油,我還會去捉螢火蟲放入玻璃罐中,讓很多的螢火蟲

 

在罐中發光,當微小的燈光照射勉強可以用來讀書,

 

等阿公睡著再偷點油燈。

 

我每天讀到晚上12點多,白天一樣天還沒亮就起床做事。

 

 

 

讀小學時,因為我每天早上必須做完所有家事才能上學,常常遲到,

 

都要爬牆進入校園,很好笑吧!小學六年,我不僅都是第一名,也是班長。

 

因為努力不懈,我病好返校讀書後考試一樣還是一百分,讓老師非常驚訝,

 

老師趁廟會熱鬧時,騎著腳踏車到廟前找我阿公(阿公是當神明的乩童)

 

請求他讓我繼續升學,老師說我那麼聰明,全班第一名,保送清水初中

 

不繼續讀初中非常可惜,讀書的人是穿皮鞋,不識字就得打赤腳。


 

 

 

 

因為老師在那麼多鄰居面前稱讚我,讓阿公感到好有面子,所以等我病好,

 

原本極力反對女孩子讀書的阿公就同意我繼續升學,

 

令我感到好高興好高興,心中不停幻想著上初中的樣子。

 

但是阿公嘴巴說要讓我讀書,卻不拿錢出來,硬要我媽媽自己想辦法,

 

我媽媽賺的錢全部都交給阿公了,阿公又不給零用錢,哪裡有錢

 

供我讀書。(所以我常勸女人必須存點私房錢以供應急之需)

 

 

 

有天晚上,我偷偷看到媽媽一邊數著錢、一邊在哭,我知道弟弟妹妹還小,

 

又要奉養長輩,家裡開銷很重,如果我還要讀書的話,一定是雪上加霜,

 

所以我主動跟媽媽說我不要讀書了,我要幫忙做事貼補家用,我一個犧牲

 

讓弟妹有辦法讀書,我嚴厲的教導弟妹讀書,才不會枉費我的犧牲。

 

我嚴厲的教導弟妹讀書,讓弟妹們心裏留下對姊姊的怨恨,

 

 

我媽媽很認真地看著我,告訴我,做了這樣的決定 就千萬不可以後悔,才十二歲的我,

 

怎麼懂得什麼叫做後悔, 我只知道, 我不要母親難過,我不要她流眼淚,我並不知道

 

自己因此而放棄了什麼。 就這樣,我成了五個兄弟姊妹中,學歷最低的大姐。

 

不但眼盲, 還心盲、文盲,這三盲是我一輩子心裡的痛!

 

 

 

現代人有誰想像得到沒飯吃、滿受長輩的苛責、年幼弟妹敖敖待哺、

 

到處借貸無門的日子?如果只犧牲我ㄧ個人,就能讓阿公高興、讓母親輕鬆一點、

 

讓弟妹過普通人家的童年讀大學,不用像我這麼坎坷,何樂而不為! 做這樣的決定

 

是我這位當長女、當大姊,盡孝道、盡兄弟情誼的責任,我雖有遺憾但絕不後悔!

 

 

 

這就是我的母校~清水國小 ,也是我僅有的學歷,在這邊我有許多的回憶。

 

小時後就讀的清水國民小學↓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