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珍走了,留下的是一個無助寡婦、兩個無依無靠的骨肉,

 

還有一屁股爛債,欠我媽20萬元(我一家人當媽的免費長工)

 

(54年間20萬元可以在延平北路五段這邊買10間透天店面),

 

他還用我的名字開空頭支票,我連支票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卻成了票據法通緝犯。我們母子三人過了好幾年逃亡的生涯,

 

 

為了專心做衣服賺錢還債,我把一璋送回台北託媽照顧,

 

小妹、小弟、勝淮、ㄧ璋4個人在閣樓玩,為了怕小孩跌下樓,

 

特意用棉被圍在樓梯口,結果ㄧ璋反而撲趴在棉被上玩,撲過頭

 

往下栽墜,碰的一大聲,媽趕快跑到二樓,看到一璋倒在地上,

 

一動也不動、沒有鼻息、脈搏也不跳,趕快抱著小孩往樓下衝,

 

跑到門口雙腳一軟,跌倒手一鬆,小孩摔到對面去,對面的人

 

趕快抱起小孩交給媽,幫忙叫計徎車,送一璋到大龍峒看醫生。

 

醫生用手撐開小孩眼皮,瞳孔已放大,聽診沒心跳,已無生命跡像,

 

叫媽準備後事。但媽不放棄,就在候診室幫小孩做人工呼吸,

 

不斷往身上推拿,沒想到奇蹟出現了!

 

一璋翻白的眼球動了一下,阿嬤大叫醫生,求醫生幫忙救救

 

可憐的孩子!醫生再來聽診一次,一璋果真活過來了。

 

 

這件事讓媽怕了,她告訴我錢賺多也沒用,欠她錢可以慢慢還,

 

叫我回台北自己帶小孩,小孩如果死了,她擔待不起。

 

她在富安里建安新村買了一間房子(北市延平北路7段)

 

先讓我和小孩住,等有錢了再賣給我。回台北最怕就是警察抓,

 

還好大妹有個師大同學的姊夫是當法官的,大妹託他幫忙,

 

他就去找檔案並和承辦人討論解套方法,後因支票不是我簽的,

 

我也沒前科且時效已過,判我無罪。警察看到我還是要來卡油,

 

他不相信我無罪,我拿特赦狀給他看才相信,摸著鼻子走了。

 

那個警察(綽號三八史)被別人告發,被捉去關,果然惡有惡報。

 

 

我要報答(大姨已過世,只祈求菩薩保佑他們ㄧ家永遠幸福快樂)

想要回報小姑和姑丈,他們都不要,這恩情要怎麼報答呢?

姑丈要我將恩情廣送需要幫助的人,

這樣有大愛的人使得這個社會更加溫暖! 

 

我從基隆回台北後,搬到媽為我準備的延平北路8段179號富安里住,

那裡沒水沒電,需要自己到工地辦公室接電源、自己提地下水回來,

地下水(放著會變成深黃色/橙色),需要用過濾缸濾過才可以使用。

我們的房屋建造在茉莉花園和菜園間,60間公寓排成5排,

1排12間,我就住在第3排第2間,沒有路燈、旁邊沒有鄰居的鄉下,

ㄧ到晚上外面ㄧ片黑漆漆的,對一個28歲帶著2個幼兒的少婦來說

是很危險的。辦公室的工地主任,每晚故意將電源拉掉,

小孩怕得哇哇叫,母子3人只好拉緊棉被抱在一起不敢出聲。

 

 

為了生活,媽每天由延平北路5段拿客人的衣服來8段給我做,

有時候還會帶爸爸海關配給的泰國米來救濟我們母子。有ㄧ天,

第一排房子後面在挖化糞池,因為太暗看不清楚,

媽跌入ㄧ人深的坑洞裡,一手拿米ㄧ手拿菜爬不起來,

喊半天都沒聽到,媽費好大的勁才爬出來,著實把我罵了一頓,

不過我被罵是應該的,誰叫我把收音機開得太大聲

(開大聲壯膽,60間空屋只住我母子3人,異常寧靜讓人抓狂)

 

 

媽帶來的食物有限,難免會吃不夠,不夠時只能吃粥拌鹽

或鹽炒白飯,再叫小孩去菜園旁邊撿些菜農割剩、

比較不好的菜回來煮,好心的菜農跑來跟我說田埂

的菜有農藥殘留不能吃,然後拿了一些青菜來接濟我們,

每早打開門就有青菜放在地上,人間有溫暖,鄉村特別多。

 

 

有一天菜農送菜來時,看到我在做衣服,就拿布來給我做,

做完他很滿意(我沒收他錢,做為回饋),立即介紹姐妹、

妯娌、鄰居拿衣服來做,我的生意來源才漸漸穩固。

 

我的自傳影集第三集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