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長孫

 

 

北投露天溫泉 (3)

 

環保阿嬤20200820在冷泉區這裏是被蜂叮到後面大腿

 

 

被蜜蜂叮,急著趕去醫院掛急診,施打破傷風針和消炎解毒針,

 

 

我本身就有抗體(有施打過飛蛇帶狀泡疹的預防針)

 

 

沒帶健保卡也沒錢我簽欠單。我24日要去看青光眼科時才拿去繳費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去泡冷水就沒事,熱水他就不會來

 

 

 

虎頭蜂的屍體,泡溫泉大家踩扁爛了,我將牠湊好拿去醫院檢驗

 

 

 

 

里民活動/花博天使館

 

 

 

 

我與大嫂(妯娌)

 

當時和她的第一次見大嫂時是在與林欣珍結婚前。阿珍說他媽媽(52歲)

 

想見未來媳婦,我不去,我媽拗不過欣珍的苦苦要求,就帶著我去了。

 

我穿ㄧ件黑色24褶裙、白色上衣、頭上紮兩根辮兒、素顏,大嫂見我問,

 

是未來新娘妹妹嗎?讀小學幾年級?好可愛啊!聽得我滿臉通紅。

 

大嫂有鄉下人好客誠懇的直率性情,為了歡迎我的到來,全村的宗親全來

 

幫忙煮了ㄧ大桌的飯菜,ㄧ個客人有十幾個陪客,擠得全屋子滿滿的

 

(聽說是大嫂很高興地到各處炫耀,要大家到家裡看台北來的漂亮新媳婦),

 

幾十雙眼睛全有意無意的盯著我瞧,看得連我這個天榻下來都不怕的

 

調皮丫頭也不好意思吃了,因為房外的窗邊暗中也有鄰居的女人

 

在偷窺,因為我是大都市來的裁縫老師,大家想看我是否有三頭六臂,

 

我想他們心中一定認為我原來只是個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罷了。

 

 

 

果不其然,有人拿布來即席考試,婆婆拿塊大衣料要我幫她做大衣,

 

自己會做衣服的大嫂也拿了一塊布料,要我幫她做短大衣,直到他們

 

看到我剪布的姿勢才相信是裁縫師。測驗結束,我和大嫂的女兒和六弟,

 

一起玩布袋戲、打球等遊戲,放下裁縫刀, 我跟一般的小孩沒兩樣。

 

第一次碰面在慌亂中結束,但是我和大嫂 兩人ㄧ直都相處得佷好,

 

我常做衣服給她孩子穿,拿台北流行的布料送她,

 

 

 

直到婆婆過世我回去時,看到她得了淋巴腺癌症末期痛苦的樣子,

 

讓我心如刀割,我主動幫她按摩,由頭頂開始按到腳(連屁股、恥骨全按)

 

脖子腫脹得比頭還大,胸腔、肚子全長出ㄧ顆顆像雞蛋石的腫瘤,

 

我細心地幫她順著經脈推拿,直到她打嗝、放屁才停(她的屁特別臭)

 

最後我用左手按她頭頂、口念佛號灌入我的真氣,這時我的雙手

 

早就酸痛地不能動了。沒過多久,好久不能下床的大嫂竟然奇蹟似地

 

起床梳洗乾淨,直奔靈堂向婆婆燒香跪拜,也算在最後關頭盡了孝道。

 

 

 

 

當晚大嫂要我陪她睡覺,不知為何一躺下就有一股涼意從腳底竄上來,

 

我感覺到房間裡還有別人,但張開眼睛什麼也看不到,真是陰風慘慘的,

 

我起床走出房門,結果發現外面並不冷,真是奇怪了。既然睡不著,

 

我就到靈堂跟守靈的大伯和小叔換班,我獨自在遺體前燒腳尾錢,

 

嫁到林家那麼久,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跟婆婆單獨相處,突然

 

發現她下巴有ㄧ顆好大的痣怎麼我從來不知道,坐在遺體旁邊

 

反而感覺很暖和,沒有陰風陰陰,心情很安寧。第二天婆婆

 

出殯,我先幫大嫂再按摩ㄧ次,完成出殯儀式才趕回台北。

 

 

 

我在七吉三溫暖做吧臺,每年12月24日公司都休假裝潢內部,初一才上班,

 

我原本心想等休假時再回羅東幫大嫂按摩,沒想到,有ㄧ天我夢見

 

大嫂手拿個大包袱往門外走,側轉身來向我和勝淮招手掰掰,

 

門外婆婆用催促的眼神望著大嫂,勝淮問我她們要去那裡,

 

我說她們搬去更大的房子不回來了。醒來跟勝淮說是不是伯母死,

 

勝淮還說是我掛念伯母的關係才亂夢。早上7點才上班不久,勝淮

 

急匆匆地跑來公司報訊,羅東夫家打電話來說大伯母過世了,我聽完

 

馬上請假帶了兩兄弟回羅東奔喪,她的兒女及家人看到我,立刻圍過來

 

跪著異口同聲哭著說,大嫂臨終前一直念著我,說我幫她按摩得很舒服,

 

她很感激我,想再見我ㄧ面…,我聽了泣不成聲。


 

公公病危住加護病房,小孩下午五點下班回家,沒休息吃晚飯,

 

馬上開車往羅東聖母醫院,他們見了面就怪東怪西怪不完,見阿公時,

 

阿公看著孫子嘴巴一直說,太小聲聽不清楚,勝淮將耳朵湊過去聽,

 

但是他3嬸怕老人家亂說什麼話,就將小孩推開。我門就連夜開車回台北。

 

 沒多久,公公也駕鶴西歸了,我ㄧ家人又到羅東奔喪,一下車就跪爬

 

(跪著ㄧ路爬一路哭)到靈桌前,直到點香祭拜完才起身,


 

我們母子三人進去時原本客廳裡有好多人在泡茶、喫茶點、聊天,

 

一看到我們立刻像見了鬼般爭先恐後地走了,連2歲幼兒也一搖一擺

 

的逃之夭夭,剩下我們一家人呆坐在客廳,連吃飯也沒人敢跟我們同桌,

 

寧願別桌全都擠了十幾個人。曾幾何時他們才千恩百謝地歡迎我們母子,

 

會突然變得如此冷淡,完全是因為不甘心我公公分了小部分土地給我

 

兩個從小沒爸爸的可憐孩子。他們全家恨我們,但是令人不平的是,

 

四叔和四嬸早就離異,四嬸把2個女兒也帶走,兩老過世她們都沒來祭拜,

 

公公在世時打電話去她們也不接,連四叔死時也沒來奔喪,這樣的媳婦

 

和孫女分到的土地還比我兩個兒子多,他們全家還說四媳婦好,

 

我只能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咳,也許這就是人性吧!

 


 



這棟新樓房是大孫子得了財產後建的,上面那兩間是舊房,大伯獨居,

 

後算第二張那片淹水是的就是我家500坪地,四邊無路又割土地出來築路,

 

公公有四甲多的土地,分500坪地,還要割土地出來築路,還有甚麼好恨的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