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星期後,我帶著兩幼兒照著媽給的住址親自去高雄找他,他出航,

 

我只好去旗津燈塔找爸爸的舊同事~徐龍新,他們一家六口都對

 

我母子三人很照顧,住在這10天,每天吃他自己釣的海鮮,徐伯母是

 

五星級的廚師,他們一家人都善良親切好客,我離開時給他錢他堅持不收,

 

真的很謝謝他們,人間還是有溫情。徐伯伯叫我住在燈塔等阿

 

漁船入港,每天清早我們母子就從旗津碼頭搭船過海,站在漁港海邊

 

望著遠海痴痴地等,等夕陽西下才回燈塔,等到連砲台的衛兵都認識我們,

 

進出不用再看証件了,阿珍還是沒回來。

 

 

 

有天清早吃早餐時,俆伯伯告訴我阿珍今天五點回航

 

(燈塔看得到船隻進出)船隻進出都必須向燈塔打電報,終於等到

 

再度面對他的心情很複雜,興奮中帶著更強烈的恨。阿珍說現在

 

才剛剛找到工作沒有錢,叫我帶小孩子先回家,等下個月再寄錢給,

 

我怕他賴皮跟他說警察常常到家裏來捉人,家不能回,

 

已經在清水租屋叫他將錢寄到清水。

 

我在清水住了2個月等不到消息。又回台北。

 

 

 

 

民國60414日早上940分,美國薩摩亞海上,林欣珍的

 

船機器爆炸,當時他正在修理機器,首當其衝被炸得體無完膚,

 

臨死前他才後悔沒聽我的話(我早叫他不要討海,安份守己過日子)

 

直說對不起我,後世還給我,叫我找個好人再婚,栽培2個小孩,

 

不要讓2個小孩步入他的後塵。他託同船夥伴ㄧ定要轉告,聽到這些話,

 

彷彿像麻痺般沒有感覺,這段婚姻、這個男人已經將我人生當中許多

 

最珍貴的第一次踐踏殆盡,我的童貞、童心早就葬送海底...

 

 

 

我對他的記憶,所有的愛恨情仇全也隨著漩渦沈入了大海。

 

我真的不懂,平常看他忠厚老實、循規蹈矩、不奢侈,

 

真不懂錢都到哪裡去了?這永遠都是我心中的謎?

 

有時候我覺得世界上有兩個林欣珍,一個是愛我和孩子的好老公,

 

 

 

 

一個是狠心瞞騙、糟蹋、遺棄我的壞老公,應該是魔鬼蒙蔽了他吧!

 

如果我死了,也要到陰間去把他問個清楚,我是多麼的不甘心,

 

我不是個愛哭的人,但我這輩子所有的眼淚大概都為他流盡了,

 

我常想,也許是上輩子我欠他太多吧,這輩子才要這樣來償還。

 

 

 

 

阿珍死後,儘管我被迫改嫁,基於做人的道理,每年過年寒假7月暑假。

 

我還是帶兩個兒子回羅東看他爸媽2次,我知道他家人全都怪我不祥,

 

害死了他們寶貝兒子,但他們可知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不吭聲,

 

我只是盡我的本分,不論他們如何侮辱我,面對變本加厲的冷嘲熱諷,

 

我都不卑不亢,我不虧欠他們什麼,我也不貪圖他們什麼,只是代替阿珍盡孝道,

 

別人對我不仁,我還是不會對人不義,我沒有讀什麼書,做人的道理我還懂。

 

 

 

阿珍走了,留下的是一個無助寡婦、兩個無依無靠的骨肉,

 

還有一屁股爛債,欠我媽20萬元就算了

 

(54年間20萬元可以在延平北路五段這邊買10間透天店面)

 

他還用我的名字開空頭支票,我連支票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卻成了票據法通緝犯。為此,我們母子三人過了好幾年逃亡的生涯,

 

還好遇到了我人生的二位恩人~大阿姨和小姑姑。

 

 

 

沒有當過媽,不知其中甘苦,育兒的酸甜苦辣,唯有親自嚐過

 

才能體會。以前聽過一句話:『沒有三頭六臂,當不了媽』。

 

“三頭六臂”當媽的都是怪物嗎?是的!當媽的得是廚師、老師、

 

心理醫師、甚至得當律師調解孩子們的紛爭,

 

還有更多更多的xx師,這些人物的結合不是怪物,是什麼?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