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年229日結婚,民國5247一個可愛俊俏的男嬰誕生,

 

公婆都很高興,說和他爸爸像用ㄧ個模子印出來的,還說都市的

 

小孩比鄉村的更俊俏。首胎生男並沒有

 

讓我和阿珍的婚姻更加穩定,更沒有讓他家人對我刮目相看。

 

婚後阿珍沒拿過一毛錢給我作生活費,他說薪水在公司跟會,

 

過兩年我問他會還沒到期嗎?他說到期了,他是收尾會,

 

現在又開了一個新會,他標了頭會,兩個會的錢加在一起

 

和朋友合資開店,就這樣蒙混過去,我相信他,也沒多想。

 

 

過了一陣子,他說生意很好,叫我將錢給他擴充生意,

 

我說錢是要買房子用的,他說作生意可以賺錢,買房子會火燒屋

 

(結果沒買房子,他也被火燒死),租屋比較划算,舊了、髒了

 

可搬走另租。我好笨喔!真的將我一生的積蓄全部拿給他還不夠,

 

連鑽石、金、銀、玉全拿去,我以為他是值得託付一生的男人,

 

我把一切全給了他…連我媽和阿公的老本,也都被他騙光光。

 

只是再多的錢都無法滿足他無盡的慾望深淵,

 

民國534月他就因票據法被通緝,羅東老家不肯收留他,

 

他只好輾轉逃到新莊、瓠阿寮、深坑等地。8月上旬,

 

他被捉捕到桃園龜山入獄9個月。結婚才兩年不到,

 

小孩剛滿周歲,老公就鋃鐺入獄,叫我怎麼生活下去?

 

 

阿珍出獄後無路可走,回去找舊老闆林多釗,多釗說如果要回去布行,

 

必須有保證人、保證金,阿珍去找他父親,他父親不肯,又回來求我媽媽,

 

我媽媽為了女兒的幸福,只好答應做保,還拿了房契抵押五萬元。

 

原以為自此以後可以過平凡安穩的日子,阿珍上班後領的薪水全拿去抵債,

 

從不會拿錢養家(小孩都我自己生自己養,生產費、養育、看醫生…

 

全由我自理,連他的家人要錢,例如他五弟在瑞芳高工讀書的費用、

 

房租,也全由我付。但是只要他別再從我家裡拿錢走,安份地工作還債,

 

我也就心滿意足了,我並不奢求賺多少回來,只求保本這樣有錯嗎?

 

 

 

 

民國55年債主又開始討債,阿珍為了躲債每天都不見人影。

 

聽債主說他躲在南京西路(石橋仔頭,法主公那條巷內) 金屋藏嬌,

 

吃喝瞟賭樣樣精通,債主叫我和媽媽晚上十點鐘去捉姦一定捉得到,

 

我想這大概是債主的激將法,也沒有真的去抓姦。

 

 

 

後來聽婆婆跟親戚說,他兒子在新莊賣冰,我趕快照住址去找,

 

原來是一個獄友介紹阿珍到他家開製冰廠,同時另開一間冰果室,

 

當時我生么兒才12天,趕快搬去跟阿珍一起住,以為可以一家團聚。

 

這麼多人住在一起生活,媽給我坐月子的100元一下子就花光了,

 

3隻烏骨雞也全給他們補了(阿珍、他另外一個獄友及其家人)

 

我根本沒東西吃更別說坐月子補身體了。每天清早6點鐘我就得

 

到外面升火燒煤炭,煮紅、綠豆做冰品,20斤的西瓜也要我這個

 

坐月子的產婦處理,每天晚上打烊12點,2個小孩洗澡、洗衣,

 

同租的一個老鴇子,勸我不要這麼晚蹲著洗衣,以後老了就知道,

 

會風濕、子宮下墜、墬腸、頻尿、尿失禁,聽得我心驚膽戰,

 

但是,我不做要叫誰做呢?我咬著牙根,還是繼續撐下去,

 

果然那位老鴇子說的話全靈驗,我現在全身都是病。

 

 

儘管我很賣力,仍然入不敷出,也沒錢補貨。勝淮說肚子餓,

 

我只能狠心的叫他喝開水睡覺,這麼小的孩子怎麼忍的住飢餓?

 

他看我睡著了,躡手躡腳的偷跑到樓下麵店,主動幫忙招呼客人

 

收碗盤、擦桌子,看到有客人沒吃完的麵,趕緊躲到旁邊

 

吸哩呼嚕吃完,有的客人看這個四歲的小孩聰明伶俐又可憐,

 

就叫頭家煮碗麵給小孩吃(只給麵吃,他看到滷蛋好想吃但是不敢說,

 

到現在還是很喜歡吃滷蛋)有一晚我睡著後,醒過來看不見勝淮,

 

慌張地到處尋找,才在樓下麵攤看到這一幕,我整顆心都碎了,

 

是我這個做媽的沒用,才讓我這麼小的孩子過著這樣辛苦的日子。

 

 

 

勝淮還懂得自己賺飯吃,還在襁褓中的一璋只能喝人奶,我根本沒有飯吃

 

哪有奶,每天只能喝水補充奶汁,有時一璋吸著吸著連血都吸出來了

 

還吃不飽,我一邊強忍痛楚,眼淚一邊不聽話的狂洩,不論我們母子三人

 

過得多麼悽慘,這時的阿珍始終不見人影。么兒出生才1個多月,高燒到40度,

 

兩眼翻白、全身發黑、牙根咬緊,醫生說這嬰兒沒救了,我捨不得丟棄,

 

抱著他一路奔跑、哭著回娘家,見家裏有犀牛角(退燒用)趕緊把犀牛角

 

磨成白汁,用湯匙將一璋牙根撬開,一點一滴地灌入喉嚨

 

(嬰兒是不可用的,因犀牛角太涼性,所以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媽則趕快跪下叩請王爺公保佑,也許是神明可憐我們母子,一璋清醒

 

他爸爸就藉這機會去向他六叔的女兒借200元,說要給兒子看醫生,

 

錢拿了又是一去不回、全無訊息,我真的沒想到,他連嬰兒都不管了!

 

(他離家出走時嬰兒昏迷中還沒清醒)借錢是六叔的女兒跟我說的

 

 

 

就這樣,他又失蹤了一年,聽說他出現在高雄漁港,

 

媽就帶著五歲的勝淮到高雄漁港找女婿,尋遍了海邊

 

漁船、旅館、漁船公司,沒消息、沒住址、不識字的媽,

 

只靠預感、意念和信心以及老天爺的指引,皇天不負苦心人,

 

媽終於找到了他,他在近海捕魚維生,一趟12星期就回岸,

 

他叫媽安心,會賺錢還她,其實只是打發媽回台北。

 

  •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