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日子,讓我們幾乎忘了鄉下弟妹們的容貌,我們從來

 

沒有放棄將他們接來台北的夢想,不穩定的經濟狀況讓這個

 

夢想很難成真。現在我們能力夠了,趕緊請阿公帶著小姑、

 

弟弟樑鎰和二妹秀錦一起上來台北,阿公賣掉了鄉下的房子,

 

帶著一家大小滿懷期待地來到了台北這個大都市。

 

 

 

到台北後,大家賺的錢都要給阿公,阿公將鄉下賣房子的錢和大家

 

賺的血汗錢,拿去放高利貸,對家人則是很小氣,不准吃太好,

 

(沒高多少,銀行是1.2分利 阿公只拿2分利,市面上都是3分利)

 

過著克難的生活,有時候我真希望阿公還在清水,尤其當他把錢

 

全部都讓人騙光後,可是傳統的倫理觀念讓我們不敢有任何怨言。

 

要多賺點錢,我改去做童裝,和小姑艋舺清錦大哥工廠做童裝。

 

小姑長得比較高大,而且也比較會打扮,所以大家都叫她小姐,

 

叫我吉米仔(日語小不點)每早七點鐘,穿木屐由葫盧堵走到艋舺

 

到現在,儘管物換星移,我對於艋舺附近的每條巷道還是很熟悉。

 

 

我和小姑姑兩個人合做150件童裝,她負責開領口和口袋口,

小姑說領口、口袋比較難怕我不會做,我是車所的直線和收裙尾,

我的工作當然比較重,但是我從不抱怨,我只是不停地做,

最後我收圓裙尾弧線的時候,一次就車完,大家都為我鼓掌,

說我最厲害,有一天,小姑請假,我一個人一天一樣

也做了150件童裝,讓老闆娘嚇了一跳。

 

 

 

大家都稱讚我乖巧、能幹又漂亮,老闆希望我當他的弟媳婦,

新買的縫衣機及所有好東西都讓我先用,我那時我也不懂

什麼叫做愛情,小姑還沒有嫁人,我也不想談什麼感情,

所以有人約我,我也不理他。一個業務員常常要約我出去,

我每次都拒絕他,覺得他油嘴滑舌的我不喜歡,被他逼煩了,

我就答應跟他一起去看電影, 我帶著小姑、阿旦、阿桂...

一群女孩子狠狠地敲了他一筆,他後來就再也不敢約我了,

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好笑。還有一個工廠修理縫衣機的師傅,

老是藉機接近我,不過我對他也沒意思,我只顧做自己的工作。

 

 

正值青春年華的我,有很多人追求,但是我從不想談戀愛,

 

沉重的家庭負擔讓我對愛情沒有興趣,當老大的責任感

 

逼得我更努力地工作,我已經沒讀書了,我希望我的弟弟妹妹們

 

可以好好地有書讀。愛之深責之切,嚴厲的管教讓弟妹們

 

對我敬鬼神而遠之,氣我是氣得牙癢癢的,回想起來,我實在太笨,

 

只知付出不想回報,為什麼當時要對弟妹那麼嚴格呢???

 

奉勸各位,弟弟、妹妹可以給他們ㄧ切,但不可以管教他們,

 

你管教成功,不但無功還會被怨恨一輩子呢?

 

 

 

 

十八姑娘一朵花,我(虛歲18歲)小姑嫁了,我也沒再去做童裝

 

農曆613日王爺公生日,我買一隻雞一隻鴨,阿公不吃鴨(說鴨有毒)

 

爸不吃雞(在台中酒家吃雞怕了),我煮好拜好,叫他們父子倆去吃飯,

 

我爸吃飽就將碗摔往地下,罵說:幹你娘!誰叫妳雞鴨一起煮。

 

我說沒有一起煮,他說妳騙人,我煮熟拜好,都還沒吃飯就趕快

 

來做衣服,我的右邊是窗子,前面是縫衣機,後面是裁布床桌,

 

我爸站在我左邊,用力往我後背捶打3下,我還坐得直直的

 

沒吭一聲,他再用力拍打我的左臉,打到第四掌,我的頭像爆炸,

 

耳朵沒聲音、眼睛黑暗、心悸,才慘叫一聲,昏倒趴在縫衣機上,

 

被爸爸打左臉左邊耳膜破裂,左眼瞎,鼻子也失靈,左背骨折。

 

隱約聽到我爸說,幹你娘!我才不相信打不哼!不求饒!

 

 

 

有人說我怎不逃,四面包圍往哪逃?  晚上媽回來,我起來想跟媽講,

 

媽竟說活該,誰叫妳應嘴應舌,我聽了心裏很難受,被打得昏死過去

 

沒人管,沒吃也沒人叫吃飯,左臉腫得像剛蒸好的麵包,顏色像豬肝紅,

 

又熱又脹,農曆613日最熱,我躦到棉被裡哭,我不是他們的孩子嗎? 

 

好想死掉算了,後背一根小骨頭被打斷,全身疼痛躺三天,沒人管我死活,

 

臉的腫消了,照鏡子才看到白眼球變紅眼球,眼球凸出,弱視變成全盲。

 

 

 

 

媽當時在中山 北路晴光市場做衣服,我嚇得趕緊去找她,

 

晴光市場的眾人一看也嚇呆了,建議媽媽帶我去當時最有名的

 

台北橋施眼科,醫生說怎沒早點帶來看病,現在已太遲,

 

急救的黃金時期已過,醫生要我別走動,因為一動

 

血就會流到白眼球,原本還有機會治好,後來沒錢也就算了,

 

沒再去看醫生,現在我成了氣象台,到變天的時候頭昏眼睛

 

就痛得快爆出來,我想氣象局都沒有我這麼準吧!嗚嗚嗚...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