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左邊坐輪椅↓↑的這位就是我們的貴人歐巴桑(周老太太) 

 

 

 

歐巴桑可說是我的貴人,她是幫海關職員洗衣服的,看她

 

洗很辛苦,我就好心幫忙她,我們無話不談,感情好得像母女。

 

我媽媽回台北後,我跟她提到媽媽很會做衣服,她馬上提議

 

我媽白天到她家做衣服,她說海關有守衛,出入不方便,到她家別人

 

比較好拿衣服來做,還介紹客人拿衣服來做(現在是海關博物館)

 

於是我媽就這樣開始了台北的裁縫生涯(這就是助人助己的道理)

 

現在他的次孫是台大醫院鼎鼎有名的肝臟權威周迺寬主任

 

 

 

 

幫海關兩位未婚長官幫傭煮飯做家事,每天清早都要背著小妹去買菜,

 

然後將小妹放在灶台上,趕快煮飯給兩邊的人吃,(2個廚房)

 

空檔時間就去製衣工廠拿男內褲回來車縫,一天要車三十件內褲,

 

有叉檔的一件一角二分、沒叉檔的一件ㄧ角,煮完飯、車完內褲,

 

我趕著去稻江家職上課,捨不得花錢坐車

 

(車票全票5毛錢,我是學生票3毛)從鄭州路走到伊寧街(台北橋)

 

(現在中興醫院那裡)回到家時都已經是晚上十點多才吃晚飯,

 

吃飽飯要洗鍋瓢碗盤、擦桌、洗地板、燙衣服,做完所有工作後,

 

我覺得好累就躺在餐廳(用四個圓凳子排整排)睡覺

 

 

 

 

每天背著小妹在爸單身宿舍內,車縫內褲時,窗外是海關的運動場,

 

一些和我同年齡的孩子在那裡玩,好羨慕,真不懂為什麼我這麼命苦?

 

我太忙碌,沒辦法好好照顧小妹, 有一天,小妹穿著木屐在門口玩耍,

 

結果爸爸同事沈進發的太太,二話不說就甩了小妹一巴掌,說這樣會讓路人

 

跌倒,我看到馬上衝上去跟她扭打,所有海關在工作的人都出來看熱鬧,

 

大家都說我是最兇的女孩,從此以後都不敢惹我。

 

沈太太被先生拉進房間。沈進發問爲何跟小孩打架讓人笑話,

 

也不想想人家周太太每天清早五點就起來一直做事沒停過,

 

妳睡到日頭曬屁股還不知好歹,到處惹事生非。沈太太理直氣壯

 

地說,周太太是周太太,我阿珠是阿珠,她怎麼跟我比。這段對話像

 

擴音器般地傳出去,讓我媽媽聽了相當難過,她好怨嘆命運的安排:

 

阿珠身高162公分又很壯,都沒有人關心矮、瘦的小孩被打傷了嗎?

 

 


 

 

爲什麼有人就是從小好命,我爸爸視酒如命,就是親戚、鄰居、同事、

 

朋友公認的酒鬼,我是酒鬼的女兒,一喝酒錢就往外送,腳踏車、

 

手錶.....等等都送給外人,而我們這些親人卻是做得要死還是賺不夠用?

 

從此以後,我媽媽更加努力賺錢,她要讓所有瞧不起我們的人刮目相看,

 

年幼的我也明白母親的心思,我也努力地幫忙賺錢,毫無怨言。

 

 

 

  •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