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7 早上四點鐘喝一杯鮮奶後出門走到半路肚子痛,忍著走到

 

官邸洗手間來不及有拉在腳上不知道,鼻子沒嗅覺,眼睛看不到,

 

要運動時看雲彩美極了,拜託小姐幫我拍照,她告訴我腳有大便,

 

我趕快回廁所 廁所沒有水,看到澆花的水管,趕快去洗,

 

真是丟人  囧   囧   囧

 

 

 

裁縫生涯

 

小學畢業後,主動選擇不升學的我,正式跟著媽媽一起做裁縫,

 

我從小體弱多病,又沒東西吃,所以12歲了身高只有139公分

 

體重30公斤,又瘦又小又乾又癟,坐在裁縫機前面幾乎看不到人,

 

所以我沒辦法坐著車縫衣服,只能站著車。我扭動著細小的手,

 

飛快地踩著縫衣機,爲了幫忙多賺點錢,我不斷地做衣服。

 

 

 

那時候剛二次世界大戰,台灣光復,中央政府退守台灣。 民國38年,

 

許多外省人匆匆逃離大陸,來不及帶衣服出來, 有位空軍游紫麟軍官

 

帶著 夫人來我家租屋,他的同事夫人,都會拿布來請我媽媽做衣服,

 

我們忙著做裁縫賺錢(台灣人怨恨中國攻打台灣不替外省人做衣服)

 

小姑媽做衣服沒興趣,到外面製腰帶工廠去上班,賺錢自己存起來

 

14 歲那年,媽又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嬰,阿公說媽媽已生12女,

 

這個是多餘的,不要了。過幾天、有個女人就來家裡要抱走小妹,

 

我趕快從那女人手中搶走小妹跑去躲起來,耳中只聽到媽的哭聲

 

和阿公的三字經。等到大家都罵累去休息,我才抱著小妹出來。

 

媽說:既然我不讓人家抱走小妹,以後照顧小妹的任務全由我負責,

 

還好小妹乖巧、伶俐、聰明,很聽話也很勤快。小妹長大了,

 

書也讀得很好,都是前3名,是北一女,政大的高材生,

 

讓我這個做大姊的相當有成就感。

 

 

 

 

正當我姊兼母職又忙著賺錢時,在台北海關工作的爸爸回來跟媽媽說,

 

同事要一起出錢蓋房子,每個人必須繳五千元,那時候的五千元很大,

 

媽媽變賣首飾湊足錢。沒預報爸爸。媽媽就帶著我和小妹到台北找爸爸

 

小妹拉肚子,水土不服,最後媽媽只好帶著秀爵回台中清水老家。

 

我永遠記得那一天,天空飄著毛毛細雨,媽媽抱著小妹上三輪車直奔車站,

 

我在後面不斷地跑著、追著,大叫.......... 但是狠心的

 

三輪車飛快地向前跑去,只留下我一個人蹲在路旁哭泣, 13歲的鄉下女孩

 

孤拎拎地站在一個陌生的大城市中,我感到好無助 (清水.母親都叫伊呀

 

感到被遺棄,擦去淚水回到爸爸海關工務組的宿舍,

 

 

 

看著那張上下舖的單人床,我開始有點煩惱該睡哪裡?我就睡在地上

 

爸爸和同事陳學芳伯伯,最後在狹小的房間中,好不容易清出了一個小空間,

 

陳學芳伯伯是木匠就在2個大男人的床尾, 釘一張橫的小木床給我睡。

 

雖然有床我卻怎麼也睡不著,男人的汗臭味煙、酒味和彼起彼落的打呼聲

 

充斥著整個房間,逼得我快瘋,尤其爸爸的陌生同事...

 

我沒出過門什麼都不懂, 只覺得很可怕,讓我整夜眼睛都不敢闔。

 

我住在清水時,曾經撥日本宿舍給我們住的堂姑姑,也搬來台北

 

堂姑丈在彰化銀行上班,日治期間是官員,是個國家隊的打籃球選手,

 

媽媽回清水,我要去讀洋裁時,走路到迪化街民生西路口,碰到堂姑姑

 

堂姑姑知道後,叫我晚上到他家睡覺,就在迪化街彰化銀行的二樓

 

 

 

這樣過了幾月,我變成徹徹底底的大熊貓,媽媽又帶著小妹回台北,

 

我就沒再去堂姑姑彰化銀行的二樓家睡覺,姑丈叫我到銀行當小妹,

 

爸爸不認識堂姑姑,說鄉下女孩會被騙去賣,不行,要去先砍掉你腳

 

母女三個就擠在工務組的倉庫裡面打地舖,那裡又是另一種可怕

 

太陽直射密閉的水泥屋好熱好熱,整個房間沒有窗口只一道門,

 

晚上好黑,蚊子好多,不斷聽到老鼠跑來跑去的聲音,小妹好怕,


怕得根本睡不著。按耐著心中的恐懼還得說故事哄小妹睡覺。

 

倉庫門不能開 怕人偷木材 又沒電燈   沒電風扇

 

 

 

 

儘管晚上睡不著,我白天仍然得做事,回想起來不知當時是如何熬過來的。

 

媽媽回到台北後,我每天的工作就是一大早背著小妹去買菜, 路人都笑說

 

小妹是我女兒,再背著小妹去別人家幫傭,煮飯,然後回家煮飯給父母吃,

 

再到工廠拿內褲回來車縫,晚上去台北橋伊寧街的稻江家職讀洋裁,

 

正當同學無憂無慮在讀書的時候,這就是我的青少年時代。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