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跌倒臉上有傷口縫五針不能泡溫泉,手臂抬不高,後背挺不直,

 

頭昏腦脹,疼酸難當,醫生有開止痛安眠藥,只好用走路來士林官邸

 

做仰臥起坐及其他的配套運動,剛好碰到等車友,拜託她幫我拍照

 

 

▼環保阿嬤回憶錄(自傳)(三)

 

 

那時我爸爸到台北偷販賣私米(當時日本人禁止平民有飯吃)在艋舺吃飯

 

碰到一個日本人,聽貽恭說了一口流利的日語,就介紹到台北海關工作。

 

 

 

當時美國戰鬥機都在空中烽轟,因為我們住的地方陸海空軍營都有,

 

空襲警報鑼一響,大家都躲進防空壕。或地窖,我們是租屋的沒地方躲,

 

▲防空壕(砲台這是衛兵躲在洞內監督長官的安全)長官被殺就會群雄即起

 

躲在防空壕,有嬰兒哭就被呜住嘴巴,不小心被悶死,大家就搶嬰肉吃...

 

 

阿公就叫我們一家人排隊站在王爺公神桌前,點了三柱香祈求王爺公

 

保佑平安,忽然一聲轟巨響,阿公掀開一線黑布窗蓋一看,高密(美)

 

 

方向一片火海,三塊厝被轟炸,父親被調去外島當軍浮,母親下田 

 

五個兒女活活被炸死。清水車站南方,沙鹿車站北方一輛載滿糖的火車

 

 

被炸,糖汁滿鐵路,村民拿桶鍋甕罐去,將糖汁拿回家存起來慢慢吃,

 

都沒有人吃出病來。

 

 

此後爸爸有固定的月薪,媽媽也就自由了媽媽又生一個弟弟叫武雄,

 

當時是封建的鄉下,我阿公是村子裏最靈驗的神明吳府千歲的乩童,

 

 

有一天吳府千歲附身在我阿公的身上,三歲的我好怕,趕快跑到隔壁

 

找滿仔叔公(他是吳府千歲的桌頭)滿仔叔公就問吳府千歲,

 

 

吳府千歲就下一道符令,要阿公三天內一定要貼在媽媽的臥室門楣上,

 

否則神仙無法挽回,結果我阿公因為村子建醮忙,忘了貼,

 

等到嬰兒出狀況時,阿公想到才貼,為時已晚。

 

嬰兒全身發抖,嘴裡發出格格聲響,我媽媽一面輕輕拍打嬰兒後背

 

大聲哭喊心肝仔阿'''整間臥房變得很冷,我嚇得躲在總鋪角,抱著棉被發抖,

 

嬰兒七日夭折死,阿公就怕陰間再來找麻煩,將吳府千歲的寶劍

 

 

懸掛在神明廳的中柱轅下,當鎮宅寶劍,房東的二媳婦也生了一個兒子,

 

他煮飯時就叫我幫她背嬰兒,等她忙完,拿她家大鼎鍋的鍋粑給我吃

 

我們家沒種田,是用大鍋水放米煮到米熟,用漏杓將飯撈起來給男人吃,

 

沒撈到飯再加些番薯籤乾繼續煮,再放番薯切塊煮熟。

 

番薯塊撈出放自製醬油沾著吃,就是吃豬腳。這就是婦女和女兒吃

 

所以我很喜歡吃鍋粑,三歲的我替她背嬰兒換鍋粑,我們沒有電點油燈

 

抱回她的嬰兒後我每天坐在神明廳,抬頭看著寶劍,沒人理我怕甚麼,

 

 

我到五歲還不會說話,這就是我恐怖的童年,我五歲時,媽媽又生二妹

 

(民國35年9月7日農曆812)阿公氣扁了,天天打罵我,

 

說幹你娘也不會招弟弟(那時重男輕女)這房子是租的,

 

有個堂姑丈是看管日本宿舍的官員,好心撥一棟日式宿舍給我們住。

 

待續(四)​​​​​​

    全站熱搜

    f309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7) 人氣()